English

新闻速递

猎药人风采:寿建勇博士(轶诺药业)

时间:2019-05-30 14:47:13

 

1.png
寿建勇博士

      寿建勇博士曾先后在诺华、葛兰素史克、礼来等国际制药巨头担任重要职位,主持过多项新药研发项目。寿建勇博士同江磊博士共同创办了上海轶诺药业有限公司并出任公司的CSO。寿建勇博士拥有超过二十年的新药研发和科研经验,对肿瘤、神经科学、代谢、再生医学等多个领域都有着独到且深刻的见解,取得了多项原创性成果:在国际上率先揭示了肿瘤相关成纤维细胞免疫监视的分子机制;首次实现了成年哺乳动物内耳毛细胞的体内再生,提供了世界上首个耳聋基因疗法的分子基础;参与研制了世界上第一个进入临床的TGFβR1小分子抑制剂等。 寿建勇博士曾在Nature Neuroscience, Nature Communications, Genome Res, PNAS, Cancer Res, Development, J Clin Invest等国际著名刊物上发表高水平研究论文近40篇。由寿建勇博士领导及参与研发的多个新药项目已成功申请IND,进入了临床试验阶段,累计申请专利22,获国际授权8项。

01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领域辗转:享受不同猎场带来的挑战

1.png

      带着对神经科学的兴趣,大学毕业后,寿建勇博士来到中国科学院上海脑研究所从事中枢神经系统的相关研究;1995年,他又选择到加州大学尔湾分校攻读神经科学博士学位。博士毕业后,寿建勇博士来到了职业生涯的十字路口:是继续从事纯学术研究还是进入工业界做新药研发?踌躇之时,基因泰克公司一个研究听力再生的课题组向寿建勇博士抛出了橄榄枝。最终,在斯坦福和基因泰克中,寿建勇博士选择了后者。“现在回想起来,我觉得选择去基因泰克读博士后是我做过最好的决定之一”,也正是这段经历让寿建勇博士下定决心在工业界发展。在基因泰克的三年时光,寿建勇博士有幸见证了一家顶尖的制药公司是如何将基础研究和药物研发做到极致的。“基因泰克非常推崇创新,除了拥有研发重磅新药的超强实力外,公司研发部门的实验室几乎都发表了多篇CNS文章,这在工业界是非常少见的。”

      也正是在基因泰克,寿建勇博士第一次转变了自己的科研方向:由于公司战略的调整,他与导师高维强教授一起从之前的神经科学领域转向肿瘤研究。做博后期间,导师给了他很大的支持和自主度,而寿建勇博士也在肿瘤领域的研究中取得了一系列重要的成果。寿博士研究了一些关键的发育相关信号通路在肿瘤生成和生长中的作用,阐述了肿瘤微环境对肿瘤细胞生长调控的分子机制。这些课题在当时非常具有前瞻性,在研究期间,他发现了干扰素信号通路在肿瘤微环境中的重要作用,并受到了业内的高度评价。这些研发项目即便放到了今天,依然是肿瘤免疫领域中的热门课题,而这段经历也帮助寿建勇博士建立起转向不同治疗领域时的自信。

      2008年,寿建勇博士从美国礼来公司辞职,回到国内,加入诺华中国生物医药研究有限公司,主要负责创建干细胞和再生医学研究团队,同时带领团队开展针对神经系统、癌症等疾病的表观遗传药物的研发。在诺华,寿博士领导的团队建立起一整套毛细胞再生和听力研究的创新平台,并取得了多项突破性的成果,使这个项目在工业界内具有绝对领先的优势。离开诺华后,寿建勇博士于2015年加入了礼来中国研发中心,专注于代谢类疾病领域的新药研发。公司高层对他过去在不同领域中取得的成绩十分认可,继续支持他在新的领域探索。尽管在工作中所涉及的一些领域是他之前从未接触过的,他还是凭借自己的经验和努力,和团队一起成功地将这些项目顺利地向前推进。

      我每次科研方向的转换都存在着一些机缘性,并不是跟风去做热点。同时我也觉得转变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尽管许多科研的手段是相通的,我们也可以在相对短的时间内尽快熟悉这个领域的一些基础知识和最新进展,但是对于深层次的疾病机理等的理解是不可能一蹴而就的。对疾病的全面认识是一个不断积累的过程,除了基础研究,你还要深入理解临床、病理等数据背后的意义。此外,不同的疾病也需要从不同的角度去分析。但是转换领域的好处是它会给你带来更多的机会,同时让你收获自信和成就感。这个过程中,你要克服心理上的壁垒,不要把自己束缚在某一个领域中,做科研最重要的还是发散性的思维。

02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加盟轶诺:梦想与使命感的召唤

1.png

     2018年1月,寿建勇博士离开礼来,受到轶诺药业另一位创始人江磊博士的邀请,正式加盟上海轶诺药业。
      寿博士和另一位创始人江磊博士在诺华工作的时候就认识了。当时他们一起合作项目,江博士负责药化相关的工作,寿博士负责生物药相关的工作。他们性格互补、爱好相似,比较投缘,很快就成为了好朋友。闲聊时他们曾一同憧憬什么时候能自己去成立一家企业,去做自己想做的东西。在那个时候,创业的种子就埋藏在了他们的心中。后来国内创业的大环境越来越好,创业的时机也越来越成熟,一起出来创业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1.png
江磊博士

      寿建勇博士向我们介绍,轶诺是一家年轻的公司,专注于创新药物的研发,公司针对中国人群高发疾病领域中未满足的临床需求,以“为病人提供最大的治疗价值”为己任,坚持源头创新,立足自主研发。“我们是一家中国公司,一直以来我们都会去重视中国的一些严重的、高发的疾病。我们需要有这样一种使命感和情怀,要造福中国患者,要为中国制药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这样的策略是我们与国外公司的区别,也是我们作为本土企业的优势。”在药物靶点的选择上,轶诺非常重视生物信息学的运用。公司在创立之初,就建立了自己的化学和生物信息学部门,在项目研发中都发挥了巨大作用。“我一直认为信息学对小公司而言是一个非常有效的工具,它不仅可以帮助靶点验证、适应症遴选,还可以帮助把控研发风险。”

      随着身份的转换,寿建勇博士在关注公司的研发策略、管线布局和项目进展的同时,还要考虑如何建立好的公司文化,如何把团队凝聚在一起,从而更好地回报公司员工和投资方,并实现对病人的承诺。

“我们推崇创新和关怀。创新是源泉,关怀病人和我们的员工是根本。即便公司还在初创阶段,我们也要站在员工角度出发,要考虑到他们的未来,为他们提供成长的空间。”

03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逐梦前行,把握新的生长点

1.png

      “现在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回国发展,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国内生物医药产业的发展环境越来越好,这是一个难得的机遇。”寿建勇博士认为,目前国内在资本、技术、人才储备等方面已经在国际竞争中处于一个非常有力的位置。 “美国生物医药发展最好的两个地方是波士顿和旧金山湾区。究其原因一个是人的因素,另一个是资本。在波士顿汇集了哈佛、MIT 等顶尖高校,还有麻省总医院、新英格兰医学中心等机构,具有大量的人才资源,同时这两个区域都是VC/PE活跃的地方,有了人才和资本,企业的发展才会很顺利。”多年来,国家大力扶植医药产业,资金的流入和相关政策的倾斜都加快了行业的发展速度。

      寿建勇博士说,今天国内生物医药产业能够风生水起的一个关键因素还得益于我们的人才储备。曾几何时,我们国内的企业很少做新药,国内也缺这方面人才。但是现在,越来越多的具有科研能力和熟悉企业管理的综合性人才聚集到国内从事这一产业。 从某种意义上讲,我们需要感谢这些在华发展的国际制药公司,它们带来了很多新的理念和技术,为这个行业输入了许多科研和管理人才。

      对药物研发的热情、深厚的知识储备、创新的头脑、持之以恒的毅力、良好的沟通能力和团队合作精神,以及对药物品质的不懈追求都是支撑“猎药人”走到胜利终点的重要因素。

      寿建勇博士说,“作为一名猎药人,需要明确的是,我们是Drug hunter ,不是Candidate hunter,也不是Molecule hunter。我们的目标是最终成药,这关乎着患者的安危,必须要严谨、认真地对待,决不能投机取巧。我很喜欢基因泰克logo上的一句话:‘We are in the business of life’,药物研发非常的辛苦,更多的时候,你不能把它当作纯粹是一个赚钱的职业,而是要认识到你所从事的行业是一个真真正正能够帮助到病人的行业。我们希望轶诺每做出一个产品都会留下一个印记。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轶诺人会一步一步踏实走下去。”

© 2018 - Copyright 轶诺药业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xznet.net 备案号:沪ICP备17019479号